流行语百科  > 所属分类  >  流行词汇   

薛晓同人文

在晓星尘死后的八年时间,义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 宋子琛依旧是一个凶尸,可是……却是一个有感情的凶尸了,因为,有一个人在离开前解除了宋子琛颅内的颅钉。他带着晓星尘的尸体和阿菁的魂魄,离开了义庄,来到了另一个村落,重新建了一个白雪观。他动作僵硬,夜间除魔,却趁着空闲时带着一个人,云游四海。 那个人有着世间绝美的容颜,有着市井无赖的痞气。 那个人,一身黑色衣袍,背后背着一把死气升腾的黑色长剑,一个无法言语的凶尸,一个断臂失心的少年,就这样……互相嫌弃但又互相帮助的四处奔波。无人知晓这两位完全不是一路的人为何这样互相依靠,又为何要四处奔波?至于这答案,只有他们自己才懂,才知晓。 “这是最后一缕残魂了,今天过后,我们就可以分道扬镳了,他……也该醒了吧……”一个断臂的少年说道。 “嗯……没错,过了今天……我就可以带着他走了,你永远也别想再伤害他”一个动作苯拙的道长用意念回道。 “哈?宋子琛,你……”那人想说些什么,可是……话到嘴边又落下。 良久,只听到那人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嗯……好,宋子琛,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,不然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!” “嗯!”那位似人非人的道长回道。 虽只有短短一个回应,却让那人心如刀割,沉默片刻…… “喂,宋岚,那个小瞎子的魂魄齐了吗?”只见那人有些痞气的问道。 “嗯,齐了。”那人回道…… “喂,宋子琛,你会做饭吗?你会削兔子苹果吗?你会……”那人有些哽咽道。 “薛洋!!你别想了,纵使我不会,我也不会让你再伤害他!!”只见那个道长愤懑的答道。 “哈……那…那个…宋子琛,我知道…走吧”那人笑着答道。 傍晚时分,残魂都已经收集完毕 “来吧……”只见那人凄笑道。 说罢,便把那两个魂魄一同放入不同的棺材中。 四周静悄悄的……只见那人和那个似人非人的道长一同沉默。 良久…… 那人才开口道:“他……快醒了吧……我……我去给他做顿饭!最后一顿饭了…”只见那人踉跄的走向厨房… 不一会儿,一个个佳肴已摆在桌上。那人尝了一口,竟觉得好咸。奇怪……他明明没有多放盐啊。这时,他发现……自己的泪水顺着脸颊不住的滴下,竟滴到了菜里…… 也罢,不做了,削个他爱吃的兔子苹果吧。 多削几个吧……不久,一个个兔子苹果就出现在那人面前。只见那人满意的笑笑,露出了两颗小虎牙,笑的像个孩子一般,说道:“嗯,不错!只有最好的,才配的上他!” “宋子琛,他……醒了吗?”只见那人笑着问道。 从远处飞来一张纸,上面写着:他醒了,但是……很虚弱,请你离开吧!我不想让你再刺激他!你永远也别想伤害他。 “嗯……好……那我,走了啊…宋子琛,宋道长,你要好好照顾他啊。”只听那人凄凉的笑道。 拿起降灾,拾好行囊,准备离开这里了。 刚要走出门口,却退了回来,似是想起了什么。 看到此幕的宋道长,警惕道:“你又回来干什么?嗯?”说罢伸手便去拿拂尘。 “宋子琛,等一下,给我半个时辰行吗?让我和他道个别,让我……”那人突然说不下去了,哭了起来。 “你……哎……好吧……”宋子琛无奈的说道。 “道长,洋洋想你了,一会儿你就醒了,让我……来送你最后一个礼物吧!”只见那人颤抖着说道,再一次扯起了那熟悉的少年笑。 说罢,拿起棺木旁的霜华,凝视了一会儿,又放下了。拿起了自己身后的用黑色布匹包裹着的黑色长剑——降灾。 刺进了自己的双眼,刷的一声,挖出了自己的双眼。 眉间空洞洞的,还在流血呢。用尽自己最后一丝法术,帮晓星尘恢复了光明。 过后,那人又来到一个青衣裳服的女子的棺木前。 嗤笑道:小瞎子啊,最后还是你赢了,今后的糖都归你了,以后……再也没人和你抢道长了,抱歉啊,挖了你的眼睛,我现在也没办法还给你了,我就用我的血液来为媒介,来让你重获光明,呵呵,不像我了吧,说真的,我并不喜欢你,相反我特别讨厌你啊,讨厌你的聪明,讨厌你和我抢他,讨厌你和我抢他给我的糖……不过,现在啊,不在乎了,送你又如何?” 就这样……那人用他的血为媒介,让那位女子再次拥有了双眸。 良久…… 薛洋才出来,见到这一幕的宋子琛惊呆了,他怕薛洋又伤人,他甚至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。 他推开薛洋,薛洋轻咳了几声。一瘸一拐的走出门外。 当宋子琛来到那个房间时,他发现……晓星尘醒了,阿菁也醒了,他听到,晓星尘和阿菁竟然一齐说:唔……这阳光,怎么如此刺眼。 他们……复明了。 他在桌边发现两张纸,上面写满了字,定睛一看:道长,我走了,不用来找我,呵呵,你也不可能来找我,宋子琛,晓星尘交给你了,你要好好照顾他啊,对了,我把亏欠小瞎子和晓星尘的都还了,当然……还晓星尘,远远不够啊…… 宋子琛,你赢了,他们……交给你了。 这时,阿菁也凑了过来她看到了一段话,一段让她为一个她恨之入骨的一个人所流泪的一段话。:小瞎子啊,以后没人和你抢糖了,没人和你抢你的道长了。我知道你精明,所以,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,晓星尘太善良了,也太傻了。你必须要保护他,不然,我薛洋就算是死也不放过你啊。 晓星尘也醒了,看到了这段话:道长,洋洋走了,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道长了,道长……再见了,哦,不,永别了!洋洋欠你的,下辈子再还吧……哦,不,忘记了,你……你肯定不想见到我了。呵呵,道长,厨房盘子里有兔子苹果,你说……你喜欢吃阿洋削的兔子苹果呐,道长,洋洋,想吃糖,你……还能买给洋洋吗?呵呵,我想……不会了吧,毕竟没有一个人会给一个杀了自己的人买糖吃…道长啊,洋洋,最后一次叫你一句道长,再见了! 一旁的阿菁流下了眼泪说道:姓薛的,你给我回来,我才不要你的血,也不要你的眼睛,我就算成了瞎子,我不要欠你的,姓薛的,道长我会照顾,不过……我,我还是想和你斗嘴啊,这样……才会有意思啊,姓薛的,你这样做,是想让我感激你吗?我告诉你,不会的,你怎么做,我都讨厌你,姓薛的,你给我回来啊!” 一旁的宋子琛,也顿时觉得心中不是滋味,在一旁沉默…… 只有晓星尘,他征征的看着那封信,不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,看着桌上干净无瑕的霜华,迟疑了一下,便带着霜华,冲出门外,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,他也想知道他的心为什么这么难受,似是在滴血,似是被数把刀在轮流切割希一样。 当他再一次见到薛洋时,他叫住他说:薛洋!只见那人回眸一笑,那副模样,让他惊呆了,这…一个眉间无物的少年,正在笑,正在对着他笑啊,一个双眼还在滴血的少年正露着小虎牙在笑啊。 他颤抖着过去道:薛…薛洋…你… 只见那人莞尔一笑道:哈!这个啊,没事的…瞎了而已,左臂啊,断了而已,道长……你还记得吗?你说我的心是黑色的,今天我就把它剖出来,让你看看,究竟……是黑色的还是红色的?” 说罢,薛洋再次拿出刺进了心脏,刷的一声,心脏被挖出来了,鲜红的血液顿时喷涌而出。 而薛洋呢,却像一个得到好成绩亦或者得到好宝贝想…迫不及待的给别人看,得到别人的赞赏的孩子一样,高兴的把它举起来,然后,虚弱的笑道:“道长啊,这就是我的心脏,我如今看不到了,你可以告诉我,我的心脏是黑色还是红色的吗?”虚弱的薛洋露出久违的少年笑。 而面对这一幕的晓星尘,却已然惊呆,也心如刀割一般,流下了眼泪,说道:“红……红色的,特别透亮,洋……阿……阿洋……”说罢,跑过去抱住薛洋。 “嘿,道长,你…你来了啊,你没事太好了,都怪洋洋不懂事,对不起,洋洋害了你,洋洋资格得到你的原谅。道长啊,洋洋,洋洋……”薛洋抽泣道,但声音却越来越微弱,气息也是。 薛洋用仅有的右手轻轻抚摸着道长的脸颊,笑着说道:“道长啊,你…你可以不怪洋洋吗?洋洋,真的知道错了,洋洋这么做……是因为,洋洋心悦你,哎,我真是傻,如果是我的话,我也不会原谅我的,道长啊,再见了,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,洋洋,希望…希望你可以忘记十恶不赦的薛洋,而……而只是记得义庄的爱吃糖的阿洋…道长啊,再见了,洋洋……心…悦…你…!”话音未落,那只手,已经垂下。 抱着薛洋的晓星尘感知到了他的气息已经消失,他那垂下的右手,疯狂的哭喊道:“阿!阿洋!阿洋…阿洋!我错了,道长错了,道长真的知错了,洋洋,道长也心悦你啊,道长也想和你在一起啊,,阿洋,你回来好吗?道长给你买你最爱的糖吃啊。” “阿洋!”晓星尘仰天长啸道。 他带走了薛洋冰冷的尸体,带着他……云游四海。 此后,世上少了一位白衣道长,却多了一位黑袍少年。 晓星尘活成了薛洋的样子。 申未年 3月15日,我学你吃糖… 申未年3月16日,我学你喝酒,味道好辣啊。… 申未年8月23日,我学你说话… [编者的话,这就是薛晓同人文,特别甜呐,哈哈,我就是魔鬼,自创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] ┍清风明月晓星尘,十恶不赦薛成美♡ 成美成美,何曾美?
1

附件列表


4

词条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(尤其在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
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

上一篇 挖墙脚    下一篇 黄XX回应中年王子病

标签

暂无标签

同义词

暂无同义词